弟弟说我是他第二个女人

站长推荐:
推荐您一款超级好玩 斗地主 牛牛 诈金花 游戏又赚钱, 万人火热在线PK. 你卸载算我输!

  我叫陈羡洁,老公叫黎启雄。

  老公开着别摸我的车载我来到细叔的店,我下车后,老公在车里说帮我问候
细叔细婶,刚好店里工人来电话,我先回去,你要回家打电话给我,老婆大人的
电话,随call随到的。我摇手说死鬼嘴巴抹蜜了,快去,客人等不及的。老公送
了飞吻开车回去。

  我进店门,就听到了在网上玩扑克牌传来的铛铛声。堂弟玩着正入神,我蹲
下身转到他办公台后面,双手摀住他眼睛,他一阵回头,大声嚷道是谁?我才出
声,堂弟叫是羡洁姐姐。我说:「没有吓着你吧?」老弟说:「姐姐你一个人来
啊!」我说启雄送我来就回去了。弟弟说:「来得正好,看我今天不知道是哪里
沾到了霉运,刚才老爸打电话来说营业执照没有办好,等会各部门又要下来查证
件。玩牌又输了我好多钱。真是衰。」我问道:「细叔细婶不在家吗?」老弟说
:「没有,这几天附近大排查营业执照,都好几家被封了,爸妈去找人办理了。

  我也要关门了。姐你是在这里顽还是要回家?「我说:」既然来了,坐一会
再回去,在家守店怪无聊的。来,我帮你把店门关下来,你可千万别大意,父母
吩咐的事情没办好,被查封,拿你问罪。「说着我已经来到店门下,卷闸门太高
了,我拉不下来,我跟老弟说着,老弟跑来给我拿拉门的勾,刚好我站在门边边
,一边放着货物,老弟挤着进去拿勾,恰好碰触到我软绵绵的双峰,我一阵打哆
嗦,心动不已。

  已经好几天没有跟老公房事,特别的渴望。一阵发呆后,老弟推着问我在想
什么想得跟稻草人似的,我用食指指了指他,示意关门。老弟啪啪响把门关下,
关好后又回到办公桌计算机前耍扑克牌。老弟说:「羡洁姐,你要顽什么?那里有
计算机,我俩来夹攻别人。」我听到夹字,脑海一片震荡想着,夹,我要夹你下面
大大。我挥手向老弟说:「我就聊天打麻将,其余的没多大兴趣,更别说用这种
手法去赢钱,没啥意思。」老弟见我不玩,只好说:「不玩拉倒。姐你要想休息
,三楼的房间可以用的。」我听到房间,脑海里又出现一个场景「我在房间里等
着老弟来上我」我跟老弟说:「我先去休息了,别老玩这些无益的牌,找几个女
孩子聊聊天,要不陪老姐聊聊天也行。」说完,我往三楼上来了。

  从店里楼梯直接上三楼,打开房门,发现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有三间房,一
个大厅。我随便挑了一间房进去躺在床上。这栋楼有七层,二楼房间做仓库放货
物,这层做客房和老弟睡觉。我躺在床上百般无聊,拿着手机在玩,登陆聊天软
体,看到老弟在线,顺便发了个呲牙过去。

  老弟回复色咪咪。我问他不玩牌,在泡妞了?老弟回复说:「不玩牌了,手
气不好,玩着总是输,也困了,输得我想象愤怒的小鸟一样射出去发泄。」我回
复说:「咦,老弟,你的射是愤怒的小鸟还是自己的鸟啊!外加一个偷笑的表情
。」

  老弟回复道:「刚才我本来想要愤怒的小鸟,又觉得无聊,想去睡一会儿。
老姐,刚才我碰到你,你有没有感觉?」我一下就明白,这个小子,虽然年龄小
我五岁,可是色心蛮强烈的。我回复道:「你是故意的吧!看到没人吃老姐的豆
腐,你以为是姜汁撞奶呀!」

  老弟说:「我又没老婆没女朋友,我跟谁谁谁有暧昧,谁管得着。」我说:
「你,你,你个臭小子,色胆包天。赶快娶妻吧!没听过娶妻纳妾,等你娶妻后
再纳妾,就是享尽人生无穷乐趣。」老弟发来疑惑表情问道:「这么说你老公在
外有纳妾,纳几个了?我没喝过他纳妾的喜酒呀!」我被气爆了,回道:「如果
他敢做初一,我就做十五。又说道不过我发现他最近神神密密,好像真的有在外
偷吃的迹象,没有真凭实据也不敢轻举妄动去捉奸。老弟有没有女人呢!」老弟
回道:「暂时没有,不过想女人,更想羡洁姐。」我说:「想我就来吧!在三楼
,上来陪我。」说完,我顿然脸上发热,感觉好戏要上场了。

  楼梯传来脚步声,老弟真的上来了。老弟打开房门,我的心砰砰跳,长这么
大,只有两个男人和我真正有过房事。

  老弟进入我的房间,我又幻想孤男寡女等会老弟会不会经不住诱惑,进入我
的身体,像神九一样一飞冲天。再上演床上神九天宫对接。此时此刻,我感到淫
水已经在洞穴滋润着湿湿地。

  老弟打招呼进来,把手机放在柜台,走到床沿双手抚摸我的脸蛋。我调皮地
往上移动,双手立即摸到软软的乳房。没有生过孩子,乳房特别有弹性。我咬了
老弟手指,笑说你今天吃老姐两次豆腐了,要怎么偿还?老弟没有加以思索,把
嘴唇贴到我的嘴唇很近,已经触碰到。老弟说姐姐你真美,我想你想了好久了,
我幻想的对象只有你一个。我被老弟的一番话说得天花乱坠,不知所措,内裤感
觉到淫水泛滥,心想今天不管天塌下来,也要和堂弟做爱。我顺便双手挽着老弟
脖子,咬着他的嘴唇说什么也别说,老姐好几天没有做过,今天我就是你的。

  俩人的舌头在嘴里缠绵纠缠,互换唾液,老弟趴在我身上,我感受到真正的
刺激,底下已经泛滥成河,又有硬着的鸡巴磨蹭。上面不停地贪婪地想要和弟弟
融为一体。一只手抱着弟弟腰间,一只手伸进弟弟裤裆里,摸着期待已久的鸡巴

  弟弟疯狂似的给我满足的唾液,一只手摸着乳房,貌似要把乳房揉几百遍才
甘心。

  我被揉得不由自主地哼着,舒服,好弟弟,姐姐爱你。好弟弟,好爽,大力
地揉捏。弟弟双手揉捏着说好软,姐姐是我第二个女人,我第一次摸到这么软的
胸部。

  说着,我已经一只手熟悉地在打开皮带,裤头扣子,拉下拉链。又把另一只
手拿出来,双手脱下弟弟裤子。这时弟弟的手在我的裙里隔着内裤摸个不停,我
被摸得内裤都湿透了。

  脱下裤子后,看到一个三角内裤,坚挺的鸡巴,喜欢的棒棒,我真的想一口
含进嘴里裹没吞吐,这是我服侍老公常用的招数,可惜老公从来不给我舔逼。想
到这里,我脱掉弟弟内裤,看到涨着满青经的生殖器。要求弟弟给我脱掉衣服,
脱掉内衣裤。弟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一下脱了我的裙子内衣裤。我吩咐
他站在床上,说姐姐今天让你小子鸡巴舒服舒服,弟弟站起来,我跪着,含着鸡
巴,含着鸡巴,这是第二个男人的鸡巴,我出轨了,我突然有点懊悔,想着既然
走到这一地步,不做就浪费了。想毕,嘴里含着弟弟生殖器,前后慢速加快吞吐
裹没抽送,弟弟被突如其来的电击快感弄得小声闷叫啊啊啊。我拚命加速,弟弟
的鸡巴这么粗,这么大,把我的嘴填得满满的,我还想着,他的大鸡鸡充实我空
虚的骚逼。弟弟按着我的头,嘴里发疯地叫,舒服,好嗨,姐姐口活利害,喔,
好爽,喔。

  我的嘴里能感受到弟弟大鸡巴的热度,炽热的温度加上我的口交工夫,弟弟
已经有点受不了,按着我的头,裹没得更深,到喉咙,我并没咳,我熟悉地用双
手按紧,死死按紧弟弟的屁股,旨意要让大鸡巴在我喉咙里待着一分钟,男人的
鸡巴在喉咙里的快感犹如在逼里,有时够大的鸡巴能够体会到前所未有被喉咙洞
口吞噬的惊喜感。

  弟弟死死按着我的头,我知道他很想再要,可是我偏偏不给他。我继续吞吐
着,亲着睪丸。又再一次深喉,又再一次惊喜。弟弟仍旧死死按着我,不肯我松
开头一点点。这是我感到无比欣喜的荣耀。

  过了一会,我又重复着吞吐。突然想到,弟弟这么爽,总不能他一个人独享
,遂叫弟弟躺在床上来六九式。弟弟躺下,我往后退两步,弟弟的嘴已经碰到阴
唇,刚被碰到的一剎那,整个人颤抖。这么大第一个舔我阴穴的男人,我会永远
永远记住。弟弟在外阴唇轻轻碰一碰,我早已泛滥的淫水滴在弟弟嘴里,弟弟吞
进嘴里,还说真好味,姐姐第一滴淫水。

  我已经被快感弄得没法含着弟弟的鸡鸡。弟弟一下一下在阴唇轻碰而不进攻
,导致我无心向鸡巴进攻。这时弟弟用舌尖试探进入内阴唇,哇,我快死了,又
颤抖又舒服。我不管那么多了,嘴里啊的一声,鸡巴已经被含在嘴里,弟弟也进
攻了,舌尖上下磨着内阴核,我被舔得嗯、嗯、嗯,喔,弟弟真棒,弟弟爽死姐
姐了。弟弟听到后更加用劲,舌头探进逼里,前所未有,未曾有过的激流,整得
全身的细胞在活跃地跳动,我还要,我还要。弟弟用牙齿咬着。真舒服,被咬的
一瞬间,几乎忘记了身下的男人是弟弟,差点认为是老公,不,不去想老公,是
弟弟,是弟弟。我嘴里上下抽送着鸡巴,不能让鸡巴射,不能让弟弟的鸟射。

  弟弟把阴核当成樱桃一样舔,他最喜欢吃樱桃,每次总会舔几下再吃。不停
地吸吮淫水,我感觉今天的淫水被榨干,回家怎么给老公交差,不,老公从来不
会吃我流的淫水。喔,喔,弟弟加速贴在逼上面,淫水不停地流,水汪汪的被吸
吮的啧啧响。我的逼已经麻木,弟弟并没想放过这一次难得的机会。把我抬了躺
在床上,趴在两腿间继续他的肆意舔咬插吸。喔、喔,弟弟,亲爱的弟弟,我要
,我受不了你舌尖的攻击,喔、喔、姐姐我要死了,给你的大鸡巴给我,给你的
鸡鸡填充我洞穴。弟弟手里蹂躏着乳房,舌尖上的刺激并没停止,快速地最后的
狗舔式舔着,喔…喔…喔,我不由自主地叫着。终于在我的强烈反应下,弟弟停
止了舌尖上的运动。手里没停下揉捏乳房,由下而上亲着,亲到我的奶子,被乳
头吸引住,嘴里含着乳头,哦、新的刺激新的快感。

  左右乳头绕圈圈舔完,又给我的嘴送来唾液,我的手摸着弟弟的大鸡巴,拿
着大鸡巴对准阴唇,对准阴唇,像火箭一样挺直一样的有冲击力,一飞冲天。我
往前一挪动,弟弟的龟头进到阴道口,自己挺进大鸡巴,一下我整个人被完全征
服。弟弟进入后没有像老公猴急的样子抽动,而是慢慢地全根在阴道里膨胀,胀
到最大。我喔、嗯、喔、亲吻着弟弟。彷佛在哀求再再再胀大胀大,我好充实。

  一下失落感全然消失。龟头抽出来时仍然胀得最大,可见弟弟家伙的粗度和
用心。

  抽到阴道口,我感受到阴道口和大鸡巴依依不舍离开的快感,我还想要这种
快感。

  大鸡巴每进一次总会停留一会儿,我知道弟弟在耍自己的把戏,要把老姐弄
死必需要一点绝招。弟弟龟头在逼里抽动,胀到最大抽动十几下,抽得我啊、啊
、啊,叫出我不敢相信的淫叫声,家里没人的关系,我叫得更大声。我手抓紧弟
弟双手,紧紧的,弟弟更加卖力前后抽插,喔、喔、弟弟姐姐爱死你,姐姐的逼
为你而存,快干死姐姐的穴了。

  听到这些粗话,弟弟更是用力抽动,嘴里哼着,啊,啊,啊,爽,姐你夹得
好紧。我说是你的鸡巴大大大。喔、弟弟快,喔,姐姐的逼好舒服,快上天了,
快,好弟弟,今天干死姐姐,以后姐姐就是你的性伴侣。喔…喔…好,就这样,
快、抽送,啊。弟弟疯狂加速抽插,逼逼在大鸡巴的抽送下,我已经感到全身飘
起来,我不行了,我快死了,高潮来,来来,要上天了,随着弟弟的加速进攻,
膨胀着坚挺的鸡巴使劲进进出出,我又用意夹着,弟弟啊啊,喔、喔,来…来…
来。啊啊啊,姐姐爽死,弟弟啊几声,射出的精液满满地在淫穴里流出我.死死
抱紧弟弟。不肯给他的鸡巴离去。我在弟弟耳边喘着气,弟弟在我耳旁喘着气。
我们抱着好久好久,才清理现场。

  事后我生了一个儿子,按日子算,不知道是弟弟还是老公的。老公还是那个
样子,弟弟和我之间的性伴侣秘密持续三年直到他结婚才结束,每次都让我回味
无穷。弟弟告诉我,我是他第二个女人。


站长推荐:
推荐您一款超级好玩 斗地主 牛牛 诈金花 游戏又赚钱, 万人火热在线PK. 你卸载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