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投罗网

第一章 *谢谢你,梁主任。可是。。。。。我目前。。。想先尽力把教学工作给做好。*李光斯文秀丽的脸 上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拒绝了系主任要他担任武术队指导的要求。 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我学过武术的。 李光扶扶金丝框眼镜,不动声色地扫了梁主任一眼。 也许对李光高瘦文弱的外表也不怎么有信心,这个样子看来不适合做武术队指导。 梁主任并没有继续要求,无所谓地与李光寒暄两句后,笑容满面地离开。 李光目送他的背影,很快收回脸上的笑意。 到这间闻名的大学任教,对 […]

说爱你不是放屁

《说爱你不是放屁》(上部) 花花世界,吴子扬却只盯著一个角落。 只一眼,就陷了进去。怎麽都拔不出来,怎麽都。 酒吧的灯光怪陆离,为的是融入那些形形色色的人里。 今天的夜,特别醉生梦死。暧昧的空气,扰乱人的呼吸。 这些都是他习以为常的。白花花的钞票,白花花的肉体。谁比谁更无语。 千篇一律,总是千篇一律,什麽时候快乐也沦为了麻木人的东西。何必的是,曾经对它苦苦的追寻。 而那个男人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 他长得十分英俊,有著雷打不动的气质。但是他并没 […]

宫廷调教生子

(宫廷调教生子)1阉割 池中歌妃,声似娇莺鸣嫩柳,座下舞姬,体如轻燕受微风,可谓沈鱼落雁,倾城倾国。 高台上,魏国天子面无表情,目光清冷。观之而不像赏之,厌之而不像喜之。更仿佛,并非身在这专为帝王寻欢作乐的和欢殿内。 眼见皇上脸色越来越沈,然而取悦之术用尽,唯恐降罪於己,舞者舞姿不由僵硬,歌者歌喉尤似低泣,而伺候在旁的太监总管早已汗流浃背,大气不敢出。 忽然进来一人,跪地通报:“陛下,张宇求见。” 皇帝目视前方,仿若未闻。 来者复道:“陛下,张 […]

父爱如山,兄有弟攻

前言: 曹玉成有两个孩子,是他的心头宝。虽然大儿子曹晓瑞并不是亲生的,而是妻子改嫁後直接带进他家的。 当年,曹玉成的母亲是非常反对妻子进门的。妻子比他大了九岁,又是离婚带著小孩的,哪个婆婆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媳妇儿。自己的儿子出落的人高马大,年轻有为,要找什麽样的良家妇女找不到,非得找个带拖油瓶的二手房? 但是曹玉成没理会母亲的反对,悄悄和妻子领了证,开始了一家三口的生活。 对於刚进入社会就当了便宜爹的曹玉成来说,他非但没觉得这是件抬不起头的事情, […]

健身房的秘密情事

1 冯宇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这样的境地,做梦都没想到过。 他是去本市一个黑社会经营的酒吧里执行任务的,还没等他亮出身份把嫌疑犯悄悄带走,自己就被敲晕了。 现在他醒了,後脑勺还突突的疼,不过他没办法去按摩一下後脑勺,因为他的双手被牢牢地绑在身後,嘴被布塞著,眼睛被蒙著,不仅如此,他还是被扒光了,全裸地趴在一张床上。 他想过翻身,可是一旦运用肌肉,浑身都酥酥的使不上一点力气。 就算有力气,也很难翻身吧,尤其在身後插了一根带螺旋状凹凸不平的按摩棒的 […]

经理,请来推倒我

七点钟,闹钟准时响起。陈卿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操,又是不得不上班,强迫自己去面对傻`逼一般的同事的一天。 果不其然,刚到公司,还没坐热屁股,就有一个傻`逼男人和前台小妹朝着他的方向指指点点,用自以为够小声的声音议论嘲笑着他。 “你知道不知道,昨天有个男人来接那个搞基的下班,两人还在停车场接吻,真够大胆的,不怕瞎了别人的眼睛晚上恶心的吃不下饭么。” “Linda你哪里知道别人的乐趣,我看接下来不止接吻还玩车震,表演给全世界看他们才能爽。”男人的音量 […]

黑道大哥操小受

全裸待机中1(H) 冯宇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这样的境地,做梦都没想到过。 他是去本市一个黑社会经营的酒吧里执行任务的,还没等他亮出身份把嫌疑犯悄悄带走,自己就被敲晕了。 现在他醒了,後脑勺还突突的疼,不过他没办法去按摩一下後脑勺,因为他的双手被牢牢地绑在身後,嘴被布塞著,眼睛被蒙著,不仅如此,他还是被扒光了,全`裸地趴在一张床上。 他想过翻身,可是一旦运用肌肉,浑身都酥酥的使不上一点力气。 就算有力气,也很难翻身吧,尤其在身後插了一根带螺旋状 […]

调教妻弟的日日夜夜

1(上) 今天上午,我和妻子在民政局碰了个头,事情都已经摆弄清楚了。离婚。 说实话,我对妻子的感情并不是很深,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七年,儿子都五岁了。妻子说实话算是个不错的女人,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唯一让我不怎么满意的是,她进不了卧房,原因不在他,在我。 我可能是个同性恋,对着女人虽然也勉强硬的起来,但是就跟男人普通的发泄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快感,经常久久都不肯射,要强迫自己意淫自己在干的男孩子才肯交代。这个性向问题是我婚后才发生的,我不是个混 […]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

林小飞,16岁普通青少年,被死党忽悠伪装成成年人去新开的酒吧“欢场”happy。其实现在的酒吧虽说是未成年不得进入,但是现在的十六岁少年,哪里还看得出稚气的影子,林小飞和死党身高早都过了175,看上去就跟个成年人也差不了多少了。 第一次进酒吧,必须没什么经验。林小飞的死党小荣是个老手,帮林小飞点了杯长岛冰茶,毫不犹豫地跨入舞池跟着大部队一起群魔乱舞了。 林小飞一个人坐在吧台边上,有些局促不安。他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试图冲淡心里的一些焦躁,毕竟在今天 […]

澡堂奇遇记

  在澡堂和同志来上一段激情,在这儿好多故事中见到,可我去过的那个浴室,不是同志浴室.   那还是2012年冬天,那时的我已经有朋友了,只是因为朋友和我不在一起,只是双休日时才能见面.周五的晚上,感觉身上有点不舒服,就拿上衣服上澡堂子里去了.去的时候已经没多少人了,因为我专门挑关门前的一个小时去,因为那时候人少.正脱衣服呢,有个人从浴室里间出来了,光着身子,我也没注意看,自己脱完衣服就往里间去了.   进去的时候,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呵呵,正是我 […]

与直男同学的激情

  我们宿舍的老大刘非,82年出生的,高考时候复读了一年,比我们几个都大了一岁,河南郑州人,高干子弟,身高182,后来长到了183.5公分,体重68公斤的样子,在我看来,是很标准的身材了;他的脸也不算特别帅的那种吧,瓜子脸,直剑眉,坚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正常来说,男生如果长瓜子脸,一般或多或少的都会显得有点中性,不过他却没有给人这样的感觉,相反地却显得很有男人味,可能因为他五官的组合关系吧,我们系里除了公认的李大系草之外,下来的几个帅哥都差不 […]

双龙入洞

  「赶快用你的大吊打我的脸,干我的嘴,求求你?!快!快点!」   眼前这个约莫20岁左右的男孩子以高跪姿跪在我的面前吞吐著我的阴茎;喔,没错,就技术层面来说这是「口交」,但他兴奋激动的表情,与奋力吮舔的猛劲,我比较怀疑他是不是肚子饿了,以为自己正在吃东西?其实啊,我还真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宝贝,会被这「性」奋的底迪情不自禁咬断一截哩?哈哈,不过说正经的,我还真的挺喜欢被吹喇叭的感觉;你不知道喔,一般人随便吹个几下就嫌吊太大嘴很酸哪,看你硬了就猴急 […]

我和我的父亲

     我娘去世时,我才16岁,我爹61岁。   几十年的夫妻生活,我爹悲痛万分,夜里偷偷哭了好几个月,白天有人提到关于我娘的事,眼泪就流出来。   由于这样,哥姐们安排我跟着爹睡,没事时,尽量左右在我爹周围。   我爹虽然已到了老年,但因为是农民,一辈子都是体力劳动,年轻时学了功夫,体质特别好,现在还能挑160斤德谷子。   178cm的高个子,当时农村是少见的。   没肚子,头大身大手脚大。   满脸红光的脸上,布满了皱纹。   浓浓的眉 […]

激情3P

  很久没有做爱了!特别想好好玩一下,爽一爽!   于是上周五下午闲来无事,就进了本地的一个同志聊天室,不错人还不少,看来有希望爽一把!带着欲望来的,就不看那些什么“找BF”之类的网名了,专门搜索那些“下午想”、“现在做”之类网名。   不久就看到一个叫“有地方找人3P”的,互相问了情况,还不错,一个1,一个0,想再找个1。   反正我1/0都可以,想一次把做0、做1的滋味都爽个够。   可惜后来他们说要晚上才有时间,可是我已经欲火难耐了,所以 […]

和网友419

  昨天上网,在聊天室里遇到一个网名叫“30好男人”的网友,他主动和我聊天,介绍自己的情况:185/74/30/1,看来是我喜欢的类型。于是就和他在QQ聊了起来。   他介绍自己是哈尔滨人,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原来有过男友,对方因为家庭压力结婚了,现在他是一个人,希望找一个可以长期交往的朋友。我向他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他觉得还很满意,提出和我视频。因为我在公司上网,不方便视频,于是就提出是否可以交换照片。当然我知道,照片有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欺骗性 […]

如果只是调教

  第一章上(调教文)   今天是二零零五年的最后一天,我下班回到家,意外发现可乐还没有回来。可乐是我的室友,大名李笑乐我喜欢叫他可乐,三年前我们在夜色俱乐部认识,一见之下觉得相见恨晚,很快就熟悉起来。我们俩虽然都只对同性感兴趣,不过都是攻方而且都偏好SM,在一起时讨论最多就是S的技巧。所幸后来我们一起买了这套房子,并在里面建了一间调教室。   可乐总能找到各色各样的奴隶或者小宠,带回我们的调教室里,当然也不会少了我一份。不过我虽然喜欢SM,但 […]

池畔的年轻人

  出游泳池,准备打开脚踏车的锁匙,………左眼余光就看到那三位年轻人跟着走过来了。   原先,在池畔之际,他们就在注意着我了;也可以说是:我也在注意着他们,而且,我也早就发觉到他们在注意我了。   已经有半年多没玩了,未料此际却心里一阵骚动,连泳裤裤裆里的那话儿都有了动静!贴身的泳裤都遮不住了!一方面自己都觉得很讶异:怎么会这样呢?不是早就心如止水了吗?另一方面,身体则不敢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坐在池边,生怕一浮出水面就要被别人看笑话了!「让它 […]

激情救护室

  ”水户洋平,樱木花道,下面轮到你们了。”清冷地不带丝毫感情的语音让原本微觉尴尬的樱木花道没来由地不爽起来。打自进入这个大医院看到眼前这个眉目清秀、身材高挑而纤长倾立的医生之后他就不高兴!其实这样郁闷的心情是一大早被妈妈逼着来做生殖检查时就开始的,想着自己大好一个健康正常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妈所担心的那些莫须有的’缺陷’呢?谁想硬着头皮走进这家医院时,负责这方面的医生竟然用他那双细长的眼眸在讽刺自 […]

陈大伟的故事

  1   陈大伟在一所大学当辅导员。而他几个月前刚从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在这间学校工作也已经三个月了。他很受全校师生爱戴。许多女老师甚至想要追求陈大伟,但总是铩羽而归。他们不知道的是,陈大伟其实是一个同志。   陈大伟尚未出柜。虽然他在高中时代曾经交过几个男朋友,但是现在的他则尽力保持低调。他没有交过男友,但是他偶尔会出门去打打野泡。他并不想让他的学生和同事知道他的性倾向。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陈大伟跟大学同学一起到酒吧喝酒。期中一个朋友叫 […]

故乡的海边

  离开故乡到台北念书已经八年了,从高中开始和家人一起搬到台北,几乎就没怎么再回到这里了。虽然亲戚们都还在,但是时代毕竟不同了,刚开始清明节扫墓时我还会跟着爸妈回来,慢慢的,我就觉得那是一个无聊又旷日废时的事情,还好大部份的时间我的身份是个「考生」,所以很容易的就可以找到借口不搭上那一班一班有着慎终追远伟大意义的扫墓列车,对这里,除了扫墓这一点点微乎其微的连结以外,可以说再也没有其它的意义了。   对一个乡下小孩来说,第一次见到台北繁华夜晚的感 […]

万人火热在线PK. 你卸载算我输! 超级好玩 斗地主 牛牛 诈金花 游戏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