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的实验

三个月的实验 正如市一中因其大小考试、测验不断而被称为“考场”,市二中因早恋问题严重而被称为“情场”,市三中“操场”的称号更是名副其实。三中虽不是体校,对学生的体育特长陪养却一直尤为的重视,选择进入这所学校的学生也多是成绩平平而体育见长的“高考异类”,希望通过体育特招的形式进入心仪的大学。所以每年对那十几个名牌的大学体育特招生推荐名额的竞争就尤为的激烈。 下午六点半,三中田径场。半晚的夕阳涂抹在少女白皙的肌肤上,和著细密的汗水,折射出迷人的光晕 […]

我爱我的妹妹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坐满乘客的电车上。她是那么的有气质,淡淡的褐色长发,似水般顺着脸颊的曲线滑过,稍稍的掩著清秀洁白的瓜子脸。稍嫌削瘦的下巴,隐隐透漏著倔强的个性,却也更衬托出她的纯洁。白色偏淡黄的衬衫不松不紧的裹着秾纤合度的身体,坚而挺的胸部散发出令人目眩的成熟魅力,纤纤细腰更烘托出他整体的美感。淡红色的及膝窄裙使得她本已光滑的小腿显得更加得纤细迷人。 总之她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无瑕,即使在人群里她还是那么突出,一定是许多人一见钟情的对象。我可以感 […]

逐渐成为性奴隶的女子(孕妇)

(引子) 夜色悄悄笼罩喧嚣的城市,万家灯火,路灯、车灯相互辉映,形成条条长龙,显得热闹而拥挤。栉比鳞次的高楼大厦中,一道昏黄的灯光自窗户穿透而出。房内衣物散落满地,双人床上,一对男女全身赤裸,缠绵悱恻,打得正火热。 “呜…亲爱的…抱抱…”女子长发散乱,喘息说道。 我张开双臂,将女子洁白娇嫩的身躯揽入怀中,同时含住她柔软性感的双唇,底下双手就按在凝如细脂的丰满双乳上轻轻爱抚。随着不断揉搓刺激,胸前粉嫩的蓓蕾慢慢在手中膨胀硬挺。我移开手,张嘴扣上去 […]

我愤怒的操丈母娘

老婆家住在北方的山城,那是个美丽漂亮的城市,记得第一次来到老婆家见 到岳父岳母,他们对我很客气,丈母娘还对我有点羞涩不好意思和我讲话。本人 是个身高180 ,身材很魁梧,因为早年当过兵所以锻炼的很结实,家庭条件还不 错,所以让他们二老一看到我就甚是喜欢,第一次看到老婆的母亲让我也很紧张, 因为老婆说过在他家里大事其实都是她妈做主。   他妈妈叫林晓梅,个子不高158.身材有些发福但不胖,胸部很大、大到多少 我就不知道了,真的经历尺码是编不出来的 […]

熟睡中的丰满姊姊

熟睡中的丰满姊姊 今年十六岁,高中一年级。我是个游手好闲,时常翘课,大家眼中的坏学生。抽烟、打架、赌博无一不精。还有,我对女性有著超乎寻常的欲望。早熟的我从三年级起就迷恋各式各样的色情书刊及电影。每天晚上幻想A片中性感惹火的尤物用几乎胀破蕾丝胸罩的巨乳磨擦我膨胀起来的肉棒,并且用性感的红唇吸吮我的龟头;而我则张嘴贴著她紫红色的花瓣,喝著她香甜的蜜汁!每晚想到这,都要喷好几次。 学校裡并不乏仰慕我的女生︰我身高178公分,在搬家公司练出一身肌肉, […]

人妻被玩了

人妻被玩了 出差两个月,终于回到了家。老婆一开房门我就扑了上去,顺便一脚把房门踹上,三两步将老婆推上了床,一阵狂吻乱摸后老婆早已娇喘连连。 我迅速解除了她的武装,满意地欣赏她充满曲线美的白嫩胴体,然后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一手握住坚硬如钢的肉棒顶住她的桃源洞在洞口旋转,老婆却忽然从我胯下将身子缩了下去,接著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棍,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她就是这样,每次做爱之前都会帮我做准备活动,然后不用前戏就湿滑无比了。 她很有技巧地从阴茎舔到睾丸,然 […]

濡母与少年

濡母与少年 一 “清风旅社”属于较小规模旅社,经营者是他母亲,母亲理惠子主持大权。 丈夫死去已经四年,身处虎狼之龄,年龄正好达到四十岁,四十岁女人有着成熟肉体,更需要男人实际上慰藉,但是滋润她肉体的丈夫已经逝世,空虚寂寞浪穴又有谁来怜惜,一个人孤单独守空闺度日如年。 在寒次肃瑟的冬夜,身为母亲的理惠子一丝不挂地钻入被窝里,生下来就紧贴理惠子肌肤长大的久彦,从来也没有奇怪的想法,因为他本身也有裸睡的习惯。 理惠子的身体有点冰冷,拟似凄寒的北风栖息 […]

女友 & 未来丈母娘

女友 & 未来丈母娘 我三十多岁,是个不大的小老闆,由于经营不错,员工努力,有时工作比较清閒,无事我就上上网,或者是打打麻将。上网无外乎看看新闻,聊聊天,更多的就是上成人网站,我最喜欢的聊天,就是跟一些网上的骚妇一起聊,开放的直入主题……聊性、网做。腼腆点儿的就先聊点风花雪月的东西,到后来也是对性感兴趣,男人和女人就是这麽一回事。打麻将打得也不大,本人不太好赌,就是根一些跟我一样的閒人打。 一天,我在网上和一个叫媚儿的小姑娘聊上了。当 […]

泼辣的老板娘

读高中最后的那一年,母亲由于怕我过份的依赖家里,硬要我尝试自力更生。 就在人生最珍贵的高中最后一个暑假里,母亲竟为我安排了生平的第一份工作。 那是在一个杂货小店里当跑腿,也就是什么都得做。 真不知母亲是怎么想的,我自己虽便也能找到比较轻松的工作;如为国小生补习、或当电脑资料输入员什么的,这都不是问题。 然而,我却得每天一早就到店舖去,清扫、招呼客人、排列货物、往外送货,样样都得做… 店里除了我这个临时‘奴隶’之外,就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他们就住在 […]

小夜曲

小夜曲 「噢噢…」 「唷…啊…」 东一声「噢」、西一声「唷」… 假如录下音来灌成唱片,閒暇时候放来听听,相信不会比「史特劳斯」的「蓝色多脑河」逊色多少吧! 「杰…杰呀!」 小阿姨像半死的人在呼唤亲人名字似地叫喊著。 片刻,我只觉到自己像突然被从悬崖上推下来一般,浑身打著寒颤,身体四肢一软,阳具便自然地跳动起来。 一股火热的精液自内射出,百发百中射向花心。 同时,阿姨也射出了她的浆液来,而更衰弱地四肢鬆软下来。 第一次午前与辜红的交合,时间虽短暂 […]

阿德的第一次

阿德的第一次 阿德在台湾中部某高中毕业后,因为考上台北某私立大学,只好远离家乡到了他陌生的北部求学。 开学后,进入了他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也是他成长的开始。虽然台北有亲戚,母亲也希望他寄住亲戚家裡,但他就是不愿意打扰别人,必竟不是自己家人,况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一住就要四年。所以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是一个电梯大楼,这房子说小,其实对一个学生来讲也不算小,除了房间外,还有一个小客厅,这样的环境对一个在外求学的小男生来说很不错了,还好他的 […]

上课玩弄处女

上课玩弄处女 今天是我生日,一大早起床,身下的小弟弟就勃起,想象著合自己偶像做爱的场景,妈妈一声,快迟到,打扰我的梦中的情景,我马上穿起衣服,连早饭都没有吃,急忙打的去上学,快到学校的时候,看著手表,心想快要迟到,还差五分钟就要上课了,我飞奔向教室。我离教学楼还有两百米的距离,而这堂课的教室,在五楼……我可不想在大学第一堂课就迟到,特别是据说这门课的教授最大的恶趣味就是点名,我不想第一门课被当掉,就得在剩下的五分钟之内,穿过这两百米的距离,爬上 […]

新娘的危险纸三角裤

新娘的危险纸三角裤 一香山布由子,二十四岁,研究生。那是去年底的事情。 路上要小心,婆婆裕子把布由子送到川品站附近的公车站,几乎让布由子以为是在监视她。 布由子在G市搭长途公交车去北陆的K市,与丈夫靖纪相会。 和丈夫结婚才三个月,年龄相同,当然薪水也少所以必须节省。 想到明天中午就能和丈夫拥抱做爱,又正值月经前下半身有说不出来的搔痒感。 记住要穿那个东西来。 听丈夫在电话裡的命令布,由子现在以穿上丈夫的朋友从美国回来送他的纸三角裤。 所谓纸三角 […]

爱上三P的老婆

爱上三P的老婆 我和妻子是校友,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婚姻让我们感觉很好,什麽都喜欢直接沟通,十一年的恩爱婚姻,我们的亲情更浓了,只是激情慢慢地淡去,有时也就会在做爱时疯话连篇。 女人总是富于幻想,我发现在做爱的时候给妻讲个桃色新闻,她就会激动不已,进入高潮更是不同凡响。所以,有时故事讲多了、文章看多了,有的时候真想让妻出牆一次,真实地体验一下和其他男人做爱的感受,并想付诸实践。 女人谁不想出牆试试别的优秀男人」有老公的支持那真是幸福。和女人讲出 […]

妈妈的陷落

妈妈的陷落 「嗯~儿子你帮我看一下这样腿会不会太白呀?」 一双白色丝袜美腿忽然间挡在电视机前面,?头一看,一位高挑少妇顶著亚麻色大波浪长髮,穿著褐色花样图案小洋装,右手稍稍拉起裙摆,一腿微微弯曲踮著脚尖,膝盖有点内八并靠拢地站在眼前。 「呃…还好啦,今天干嘛这麽盛装打扮呀?裙子太短了拉,都快到膝上30公分了,一下就会走光了,要不要去换别件?」 我瞄了她全身后,镇定地说。 「今天难得老同学聚会耶,你妈当年可是班花呢~见到她们当然要仔细打扮一下,不 […]

阳具和妈妈

阳具和妈妈 在我12岁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从此我就跟著妈妈一起生活。 那年,妈妈34岁,那离婚以后的4年裡,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我天天晚上都陪妈妈一起睡,直到那一次。 那天晚上,和往常一样,8点半我便先上床睡觉了,妈妈还没回来,她去参加同学聚会了,正当我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我听见妈妈回来了,她坐在梳妆台前,解开她的长髮,接著脱去了她的长裙、胸罩,我眯著眼偷偷地窥视,妈妈的身体修长,她身高1.62cm,乳房丰满,依然十分坚挺,红红的乳晕上是那 […]

真人真事:出差时女同事主动示好

虽然大家在网上看文章或小说,经常会看到作者说这是真人真事,但我想大家也都是看看没当真吧!因为有些剧情真的太狗血太夸张了点,有的已经是自己的幻想或是创作…不过我还是想说把我的真实故事跟大家分享,至于你觉得是创作还是真实故事,就看你相不相信囉! 时间:2010年9月 地点:昆明台商博览会(我们参展) 先简单交待一下背景,台商在大陆有很多,而组成了不少台商联盟,经常举办一些展览招商。我们是一家台商工厂,受邀前往参加云南省昆明的台商博览会。由于此前我已 […]

熟女经纪业务

熟女经纪业务 『你就这样说,我那知你在说那裡?快过来指给我看吧!』 『是、是!』 听到客户的吩咐,我不敢怠慢,歉意的边鞠著躬,边细步走到他跟前,弯低身的指著细项,跟他解说清楚。 『这裡是说,即使供款完结了也没意外发生,你也可以..』 『我在听,你继续说吧!』 他手搭上了我的屁股,而且轻轻的搓弄起来,手指更在股沟裡磨著,我心裡忐忑不安,但也得硬著头皮的说下去:『也可以全数取回供款,另外这裡是指..』 我一直解说,他竟然明目张胆的,窃看我袖领下的春 […]

被导演强奸 粉嫩水润

这天下午,杨紫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家有儿女第二部”片场。 片场位于市郊,说是片场,其实是为了拍摄新剧而临时搭建出来的简易工棚。 走进场房,剧组的其他人员已经都到了。 说是剧组,其实也就只有几个人而已,负责勤杂的蓉姐、场记阿昌、道具小田、摄像阿斌、以及导演兼男主演高亚麟,导演所扮演的便是杨紫的爸爸。 一天的拍摄结束后,蓉姐、阿昌和阿斌就先回去了,小田将片场、道具都整理好之后也离开了。 而小冉则在卫生间卸妆、换衣。 等杨紫换好衣服出来后,天已经全黑了 […]

家裡两女人

家裡两女人 自从上次带了小龙继母的亵裤回来后,我对女用内裤产生强烈的兴趣。经常趁妈咪与姊姊不在时,偷偷地跑进她们房裡,拿起她们的内裤没命地自渎;想像著跟妈咪与姊姊交媾的画面,常令我兴奋不已。渐渐的,我对妈咪的肉体产生了高度的兴趣。。。。。。 妈咪是个标准的上班女郎,早上穿著时髦的服装上班,一到下班时刻就赶回家做饭,兼具成熟女性韵味与慈祥母亲的面孔,不输年轻女子的身材,任谁都想搞上一搞!我尤其幸运能有个这样的妈咪;有时趁妈咪煮饭没注意时藉口帮忙而 […]

万人火热在线PK. 你卸载算我输! 超级好玩 斗地主 牛牛 诈金花 游戏又赚钱